对越作战中最惨烈的靠冈山战斗,受伤亡6名师团级干部

我所在的部队担任夹杂任务,这就是东溪夹杂战。2月18日凌晨3点多钟的时候,我的部队一路急行所部来到了靠冈山,看起来这海拔700多米的靠冈山并不觉得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等我翻越此山后才感受到其真正的险恶以及给我所部所造成的巨大损失。

其次,唯一的一条蜿蜒上下的盘山公路异常狭窄,宽不足3米,仅能通过一辆汽车或战车,如驾驶员稍不留神,汽车或战车就会掉进旁边的深渊。

这两辆战车车身上印有“八一”字样,编号分别为“985”和“211”,校方工作人员对名记者表示,选择这两个编号预示着希望石家庄第一中学邯郸分校学子考上自己心仪的985、211高等学府。

整个自卫反攻作战中,唯一一次战斗受伤亡6名师团级干部就发生在靠冈山。他们是:步兵笫126师副政委林凤山(壮烈牺牲),43所部战车团政治处主任陈佃合(壮烈牺牲)和我师372团团长麦达林(壮烈牺牲),43所部战车团政委吴步坤(受伤)、团长孙辉(受伤)和我师372团团长向学华(受伤)。

我们很多人都能看见第一个,可以近似地理解为对生命值越高的单位受伤害也就越高,而战车在我们的印象中就是肉盾,生命值高得一批,这样破败对他们的加成反应不是更好吗?你血越多我就打你越痛,这就是真正的打坦神器。

此前,河北石家庄中学和石家庄第一中学都曾以“高考工厂”模式、“所部事化管理”为媒体广泛报道,闻名全国。

名记者查询发现,这不是石家庄第一中学邯郸分校第一次举办类似于活动。该校还曾在2017年9月举办亮剑授刀仪式,将天安门国旗班升旗仪式上的指挥刀和原陆海空三所部仪仗队教官耿波赠送的指挥刀分别赠与两个年级部。

所以,核心的不是破败,而是羊刀,羊刀增益的又是薇恩的三环真受伤,毕竟真实受伤害在这个游戏里才是真正的BUG。

既然是物理受伤害,也就意味着它是能被防御特性减免的,护甲越高物理受伤害越低,魔抗越高魔法受伤害越低。举个例子,大嘴前中期三件套见谁打谁,核心武器装备一个香炉璐璐站在前面疯狂走A,但越到后期如果只是单纯地特效流受伤害也就越低,因为具有自适应盔甲这件魔抗武器装备的存在能有效降低大嘴W的输出。

随后376团2营和3营向越所部展开反攻,经过1个小时激战,控制了部分要点,以掩护部队通过。然而由于我所部担任夹杂任务,时间紧迫,376团来不及清剿残余越所部。

破败的确对战车具有特殊受伤害加成反应,但这个加成反应能被护甲装大幅缩小,破败对哪类英雄受伤害最高?英雄,出黑切血手狂徒的英雄,他们具有看似高额的生命值,但护甲特性并不高,破败对他们的加成反应会更高。

每隔一段路程,路边就会有1~2具我所部英雄的遗体。他们的年龄都与我差不多,甚至还比我年轻。因山路转弯,颠簸严重,步坦协同作战的步兵官兵不得不用背包绳将自已绑在战车上,结果,这些官兵在越所部的阻击中受伤亡很大。

在山路转弯处的一约20米深的峡谷内,有四辆战车叠在一起,战车之间可见英雄的遗体。(注:后来在前线救护所里养受伤的所部战车团受伤员告诉我,这些战车就是因为炮管撞在峭壁上而连续翻下去的。后面的战车发现后,将炮管后旋才转危为安。)

​当时,我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景和场面,感到心在下沉,瞳孔紧缩,不想离开,但在领导的催促下,只能在战友的遗体前默默的哀思片刻,便立刻回到快速行进的队伍中。

Releated